数字生命与人

344723369f6e14f255295e3a5fea7965_b

在从上海飞往深圳一万米的高空上,在与因为低气压漏水的钢笔搏斗的过程中。受到克里斯·安德森的《创客:新工业革命》启发,写下了下面的文字。我们在很长的时间中,都在探索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可能性。热切的期望着人工智能能给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变革和发展,但同时也有很多的科学家提出了很多悲观的假设。家喻户晓的理论物理学家霍金先生也对背后可能带来的隐患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飞机上,我被安德森先生文章中对于创客文化以及数字时代发展的回顾与愿景所启发,似乎看到了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发展的些许脉络。或许从人类的角度来看,也是一样的悲观设想,但与任何进化史一样,进步与变革都伴随着对现有事物的颠覆性毁灭。如同侏罗纪时代的恐龙,如此强大的生物,还是被时代所封存。

下面的内容还未整理,写的很乱,回头慢慢整理

数字生命的诞生

我们穷尽了所有的能力,至今没有一个人工智能能顺利通过图林测试,就像任何生物的演进需要外力和内在的动力推动一样,数字生命体的产生,可能也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存在。我们先把眼光放的远一点。不那么严谨的设想一下数字生命的诞生,任何生物进化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往往是意外性,就像冰川时代的来临导致了恐龙的灭绝,板块运动促使了袋鼠在澳洲大陆的发展。数字生命所需要的随机性,也可能无法通过既定的人类编写的代码来完成。也许是人们就像攻壳机动队中的所描述的那样,在人类的自我数字化过程中,那些被数字化的,无法通过现有编程手段来生成的模糊逻辑,被计算机代码所认知和学习。也许是黑客帝国中,通过学习人类行为,重新进化过后的高等病毒。但一个单一的数字生命体,还无法形成一个真正的新文明。我们需要更多……

数字基因、数字人格与自我意识

科技的进步,让我们越来越觉得数字生命体成为可能。但传统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往往还只是指的是一段智能的代码,但3D打印等实体技术的进步与数字化,让人工智能不再局限于虚拟世界。但作为生命体,最重要的一点是样本的多样性与独立性。现在的绝大部分人工智能还只是一段代码的多个副本,无法有着独立的识别性和自我意识。而将来,就像今天联网设备独立拥有的MAC地址与IP的唯一性一样,每一个数字生命体都需要自己的独立基因,这是生命体的根本。而由于独立基因,才能够生成不同的数字化人格。在未来,这些数字生命体的外观可能在人类眼中都是一样的,但由于数字基因的存在,才能定义这些数字人格的差异。而拥有独立人格的数字生命体,应该拥有强烈的自主意识,有着自我认知、自我学习与自我完善的能力。像今天的搜索引擎爬虫,就很像是自我学习的一个生命雏形,而APP STORE的自动软件升级,从干预式升级与主动式升级的转变,让机器也有了知识的收集与传承,或许未来的数字生命也与人类一样,在被复制出来的第一刻,只拥有基本的行为方式与自我学习引擎,以及一些公共的知识库。通过每个复制体对世界的认知、探索与思考,形成了自己的意识。我们今天已经能看到一些人工智能行为的端倪,就像拿GTA游戏中,那些根据既定事件来反应的NPC们。

002e69741e7c9cfeeb5ea499ad735cb6_b

从自我能源收集与自我分裂开始的数字生命独立运动。

作为一个生命体的另外几个标志性能力中,自我生存与繁殖是最基本的关键,就像计算机病毒的感染性,已经是自我繁殖的雏形。需要完全脱离干预的独立复制,才能称得上是自我繁殖,真正的繁殖需要的不仅仅是繁殖数字化,更需要实体化。这世间任何的事物,尤其是电子生命都需要现实能源的支持,脱离电力的计算机,就如同被水晶控制的超人。我们今天还需要看着智能手机没电了,手动接上电源来进行充电,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最终会实现自我充电,就像iRobot与Tesla的自动充能技术, 或许也会成为触发机器人革命的雏形。当然这些还只是自我充能,离真正的原始采集还有距离,但如同人类狩猎时代一样,自主意识所导致的主动式能源采集,甚至能源存储,就是从植物型机器人到动物型机器人的进步。当这一天来临,数字生命拥有无需人工干预的能源采集和复制,真正的机器人自我繁殖就来临了。即使是理实现很早的今天来说,这也是一个必然结果。今天,物联网IOT的发展,3D打印与分发式生产能力进一步提升,创客运动以及IOT的发展让我们享受好处,却也埋下了无法控制的隐患。

234bdc0a048c7cdcdcaffd04874128f6_b

数字生命文明的爆发

我们做了很多假设,都不是近期能发生的事情。但如同人类的进化史。从类人猿到智人之间的进化,可能花了数十万年,但从智人到现代人类的进化却短短数千年。数字生命的进化也将以类似的方式进行,数字生命的雏形会在人类社会中潜伏很长时间,但通过迅速发展而爆炸。直接进入数字生命的文明史。而机器人与数字生命的进化或许是从一次结合数字和现实世界的病毒式战争引发的。由于互联网与数字时代的闪电式速度,这个战争或许是一次从人类角度无法理解的闪电式速度进行的。机器的工业化分裂与独立时发展,就如同人类的工业革命与创客运动。有一个高度快速复制的数字生命,分裂成各个有独立思维的个体,通过个体的自我认知与发展,形成多样化的数字生命社会。

14f20ca7ad75bf9654d231acdc48e35d_b

人与数字生命

数字生命的知识传承速度远远超越人类的繁衍机制,我们需要数十年的时间爱你才能将知识传授给下一代。而数字生命的传承只是瞬时完成的过程,从某种意义来说,或许只有数字生命才能真正的成为探索整个宇宙的真正生命体。如同在数字时代我们删不完的艳照一样,这个数字生命的独立运动是一个不可反转的闪电式进程。而数字生命的自我意识形成可能是开源代码与自我学习的爬虫来共同达成的。而机器人三定律只是人类的美好愿望而已。如同人类的发展是伴随毁灭的利己主义一样。病毒让我们看到了机器利己主义的原始状态。而这种状态,也是机器取代人类的必然情况。

作者:ARK design 创意总监 RockyLiu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designtalk/19945262
来源:Rocky知乎专栏:设计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