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到您正在使用过时的浏览器,请及时升级获得更好浏览体验。 浏览器升级

Anne Chang 出任ARK创新咨询首席创新官

最近,ARK的大船来了一位新船员CIO——Anne Chang,除了在Google、Microsoft和Motorola等公司产品创新的经验,她还有哪些想要分享的呢?接着看下去吧。

WX20171025-164225

Q: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职业经历和成就吧?

我本科读的是工业设计,研究生学了数位产品设计。研究生在读期间,除了学术上在一些国际期刊如IEEE上发表论文外,也在飞利浦亚洲设计中心与研究中心实习,跟他们的科学家一起做多媒体声控研究;在实践上也帮台湾的桃园国际机场、宏基和明基等国际公司做公司网站架构及页面设计,这些工作在当时是比较新颖的。

毕业后,我到了位于北京的摩托罗拉(Motorola)中国。在那个时期,因为数为产品设计这个领域还很新,摩托罗拉在亚洲很难找到这方面的人才,后来亚太区摩托罗拉设计总监推荐我,于是我加入了位于北京的摩托罗拉的亚洲研发中心。当时,他们正在做一个旗舰级智能触屏手机平台,是一个完全在中国研发的项目。我从项目最初就参与设计开发,第一款A760手机和接下来数款手机在中国,美国和欧洲都很成功,那是摩托罗拉在中国非常辉煌的时期。我成了那个平台的lead,负责平台的产品设计并写了Style Guide。

2005年,为了寻求更大的挑战,我到了微软(Microsoft)。当时微软要找一个人在中国建立产品设计团队,我去了美国总部面试,然后在北京、上海、深圳组建了团队。我们团队负责了整个Windows Live平台手机端服务的全球设计,也负责MSN Messenger的中国本地化设计。2009年底,微软决定重新安排人员配置,将在中国的数百人团队人员转到美国总部,我在决定不转调美国后,就去了谷歌(Google)中国。

2009年,恰巧入职没多久,谷歌就宣布退出中国。我做了谷歌翻译、输入法等工作后,就开始负责谷歌的广告平台,前后参与了许多谷歌的核心广告平台开发,包括Google AdWords,AdMob, DoubeClick, Google Analytics,很多产品的第一个版本都是我们团队做的。DoubeClick是其中特别有趣也挑战也特别大的项目,它是面对世界级大企业的广告平台,关系到企业数十亿以上的营收。因为项目对于公司未来广告平台前景特别重要,而且项目团队跨上海和纽约,所以经常半夜和纽约团队开会推进项目进度,有时每个月都得飞纽约,拿设计方案跟来自华尔街背景的科学家谈算法,寻找可行方案。

后来,因为身体步无法承受高频次飞行,就转到了谷歌国际化事业部,我的团队分布于中国、瑞士、硅谷,所以也需要去往不同的地方把控不同项目的进展。

在我前后参与开发落地的40多个产品中,其中一个比较有趣的项目就是表情符号(emoji):谷歌的emoji有2300多个,从2016年开始,我们把之前多年的设计重新改版,不仅制定设计语言,还推动了一些关于女性平权的新emoji。在项目之初,我们发现现在世界都在推动平等,无论是性别、还是职业的平等,但emoji作为沟通工具,却缺少一些元素,这就等于人无法用这些词汇了。我们发现,之前版本的emoji里缺少了一个很重要的元素——职业,男性的职业描述只有3个:工人、侦探和警察,接近女性职业描述的也只有3个:新娘、剪头发、跳舞。对于共同职业来说,之前版本的emoji无法充分表达现在职业的多元化。在做了一些行业研究、世界趋势和媒体谈论热度研究后,认为代表全球热潮的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代表酷炫文化的摇滚明星、以及最普遍的工人、农夫都是应该收录的职业。于是,我们向统一码联盟(Unicode Consortium)提议,并与Facebook、Microsoft、Apple进行沟通,最后加入了13种职业emoji。

在谷歌的后来几年,作为大中华区主要女性技术领导之一,我也在推动女性员工的职业发展。另外,也积极推广设计冲刺(design sprint)这一创新方法,它不仅可以用于产品的创新,也能适用于各方面的创新。我现在也香港大学的产品创新课程中教授设计冲刺。

IMG_9556

Anne 代表ARK创新咨询参与 IRC「创新与敏捷」论坛

 

Q:提到推动女性员工的职业发展,你认为职场中真的存在「玻璃天花板」吗?

我觉得没有遇过。我觉得「玻璃天花板」这种东西首先是自己给自己限制的,我不认为女性有什么不一样,尤其在我们的工作职能里,并没有体力上的要求,反倒是女性因为兴趣广泛,在创新方面往往有多元的想法。在领导力方面,很多时候女性作为领导者更会换位思考,比较有同理心,会照顾人,只要女性在勇气方面、自信方面能持续保持高度,在商业上能够有洞见,继续往前走是没有问题的。
我觉得乐在其中是最重要的。要享受过程,结果不那么重要,也许你今天没有达到预设的目标,之后某一天会达到,或者达到更好更有意思的结果。有时候有一些杂音不要去听,那是别人既有的观念,是别人的事情,只要我们有信心,没什么事情是做不了的。
 

Q:你觉得设计这行业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无所不能。世界的发展是围绕这根主轴进行的,设计行业在推动整个世界的发展,它是一个影响行业的行业。我们是创造改变的一群人,当然身处其中的我们也在不断的被改变。
 

Q:从业这些年,有哪些印象深刻的重要节点?

很多时候都峰回路转,看似不好的事其实都挺好的。

比如说微软的那个节点,生完小孩就发现自己「失业」了,但后来去了谷歌也不错。谷歌退出中国也是一个拐点,转去做最核心的广告平台,这也挺好的,广告行业是一个很深的垂直领域,而且它也是整个互联网的命脉,可以说「没有广告就没有互联网」,所以了解广告平台和生态的运作,对于整个互联网会有更透彻的理解。在谷歌没有做广告平台是可惜的,因为它做的那些东西都领先行业两三年,还能跟那么多厉害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合作,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跟数字挂钩,是一种不同的思维模式。

转到谷歌搜索AI团队也是一个重要节点,不仅做了很多国际化的产品,也遇到了超级好的主管,支持我做任何事,在这两年间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帮谷歌的各地区分公司做创新方法的培训,在香港大学教授创新方法,也投身在推动女性职业发展。
 

Q:为什么会从Google这样成熟的互联网跨国巨头到ARK这样一家小而美的创新咨询公司?

我很喜欢ARK这种做事很快的节奏,喜欢没有限制的氛围。其实ARK的氛围某些地方跟谷歌挺像的,很有创意,追求突破,很自由、很负责任、很有活力、团队协作相当好,产生出的产品的市场影响力相当大。
 

Q:作为ARK的CIO,有什么期待?

对ARK的期待:ARK一直在做对的事情,我希望ARK能持续做对的事情。接下来希望能把ARK的影响力扩大化,能够多做一些更大突破式的创新,最终的产出要对中国这个社会有正面影响,然后把创新的氛围和成果带到世界舞台上。我希望以后国外报道某些东西是中国创新的,中国突出的创新是由ARK创造的。

对自己的期待:希望能把以前的经验带给ARK,帮助ARK在整个运作和技能上更加提升,也希望帮ARK赢得更多世界级的客户,如果他们要做针对中国市场的东西,直接来找ARK。
 

Q:对于设计或者创新咨询行业的从业者,你有什么想分享的?

跨领域学习是创新的来源。即使是设计师或用研领域,都要去跨领域学习,学习编程、学习mkt、学习销售……世界变化太快了,很多行业都在慢慢融合,所以很多创新来自于对不同行业的理解。

分享到:

更多文章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