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到您正在使用过时的浏览器,请及时升级获得更好浏览体验。 浏览器升级

ARK创新咨询CEO参与德稻实验班毕业答辩

又到了毕业季,ARK创新咨询CEO也在5月做了回答辩老师,与艾斯林格一行参与了「SIVA·得稻实验班」的答辩。
 
DSC_7212
 
Q1:首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次参与的答辩吧?
 
这是艾斯林格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合作的一个项目——「SIVA·得稻实验班」,这一届毕业的18个学生都是艾斯林格亲自带的。我参与的是今年的毕业答辩,评审一共5个人。
 
和艾斯林格聊天时,了解到他最初来中国是希望做对于有工作经验的设计师做一些职业与设计理念的教育工作,后来发现大多数设计师基础理念太差,所以干脆从源头,也就是本科的设计专业学生抓起,也因此有了这个实验班。
 
DSC_7241
 
Q2:评审过程中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第一,从自己的角度来说,这次活动弥补了我在frog工作时的一个遗憾。虽然艾斯林格是frog的老板,但他已经不参与任何具体的事务了,所以我们并没有机会去和这样的大师共同完成一个项目或做一些合作;虽然他经常来上海办公室跟我们聊天,讲一些理念上的东西,但那也只是听和交流。
 
这次能非常近距离的接触这位大师级的人物,真的非常荣幸。他从事了一辈子商业设计,最后来教书育人,想把自己的理念和本领传给这些学生,能够参与他的这项事业,有这样一次共事机会还是蛮开心的。整个过程,大家有更深入的交流,也会有很多观点、观念上的讨论,这也是中西方教育的不同想法的交流与碰撞。
 
第二,关于艾斯林格这位大师级人物,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认真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德国人的关系,做事非常严谨,对于很多细节都很执着。他会做综合的考虑,会看学生是不是真的热爱设计,如果学生在他眼中是适合做设计的人,他反而会给予更多的锤炼,要求更加严格。
 
他也很尊重其他评委的意见,即便意见不同也会仔细倾听为什么。比如,我们听完答辩会给出一些意见、给作品打分,分数可能有人高有人低,他就会询问我们为什么会打出这样的分数。如果分数出现了较大的差异,他会主动问我们为什么,而且是真心希望听到我们的想法和意见。
 
第三,我发现在讨论过程中,其实大家的评判角度是不太一样的。比如,我的角度会是从作品的实用性和能不能真正解决现实场景中的一些问题切入,考虑其设计目标是什么。因为ARK创新咨询考虑的是商业策略,所以我会去看研究部分的insights抓得准不准,解决方案是不是能很好的对应,以及除产品本身,在品牌上、包装上的整体考虑,所以更多会考虑实用性的问题。
 
艾斯林格则会更注重作品本身设计与思考上的高度。在这个地位上的艾斯林格反而没有特别要求学生达到那种高度(当然,他的要求已经很高了),而是更看重其中的创造性,更看重思维上、想法上的东西,更关注是不是用一个新的方式来解决一个问题,而不是新瓶装旧酒、不是技法。这个点也是中西方教育很大的一个差异点。
 
我自己的感受是,国内的院校更加偏技法教育,思维方式上的教育太少了,学生都是在毕业以后的几年内,在企业中完成这个观念转变的过程,明白的早晚要看环境与自我意识觉醒的早晚。我自己就是花了N年才转变过来,说起来都是泪。
 
DSC_7259
 
Q3:你最想给新人设计师或者刚毕业的学生的建议是什么?
 
大家的成长其实都是要经历坎坷、痛苦和失败的,这样才能成长。所以,如果年轻人抱着负责任的态度,主动积极去尝试,不要害怕失败,失败有什么呢,下一次你就会更有经验了,要持续学习。
 
可以引用这句话:没有什么厉害的年轻人,只有年轻人。
 

分享到:

更多文章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