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到您正在使用过时的浏览器,请及时升级获得更好浏览体验。 浏览器升级

金城:致敬ARK,致敬设计

各位ARK的小伙伴、各位设计界的朋友、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洪泰基金的金城。我过去的生活经历特别符合今天的活动主题「先做再说」。但我一般不太愿意去说,因为说的时候你就没时间去做了。

我曾当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当时我的第一个认识是,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公平的。出生在哪个国家你是没有办法选择的,而出生地可能就决定了人生的一大半。如果你出生于战乱,可能你还没有到醒事的时候,就会受到生命威胁。

第二个认识是,其实出生在中国蛮好的,至少你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第三个认识是,很多时候不在于能力,而是在于意识。我常常用的一个比喻就是,有一扇门每天你不停的拉,但怎么都拉不开,但是有一个人告诉你这个门不是拉开的而是推开的,只要用一点点力气就能打开这扇门。

后来,我离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加入了新东方,希望通过教育来传播意识。两年教了差不多3万个学生,两年后,几个问题来了:第一,我得了下肢静脉曲张,因为站得太久了;第二,得了慢性咽炎,因为讲话讲太多了;第三,我的皮肤被粉笔腐蚀的特别厉害。我觉得,单纯靠自己的身体是不可持续的,我还得去改变。

于是,我离开新东方加入了路透,要去就去世界上最大的媒体,通过媒体去影响这个世界。在路透,我从摄影记者一直做到了中国区的图片总编,带领120多位全国各地的摄影师,我们的作品被刊登在全世界的媒体上。

我刚加入路透的时候就发生了包头空难,后来又发生了阜新矿难、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我大部分都在现场。而我们的作品,也带来了很多变化。

汶川地震时,我们有一个记者当天下午从绵阳赶到了北川,他看到了北川的场景,晚上就赶回绵阳,通过卫星电话把所有照片发给了我,我立即就发了,这是当时全世界第一组来自北川的视觉画面,之后,很多的救援部队才开始陆续往北川赶。

现场的那个景象可能是我这一辈子永远都忘不掉的。虽然伤亡很严重,但是这些救援部队由于我们的效率,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这是我当时的梦想,能够创造影响力,能够先做再说。

在路透做了6年,到2010年的时候我又开始决定改变。路透其实很大一块是做金融信息服务的,通过路透我意识到资本的力量,于是,我在2010年转行做了投资。

我觉得,通过媒体可以把声音逐渐扩大,但如果我做投资,可以孵化、可以创造出很多个媒体,创造很多个声音,创造很多渠道让这个世界沟通的更为融洽。

过去7年里,通过资本的确也带来了一些变化。我参与投资了一些公司,比如B站,比如传奇影业。我做的虽然依然微不足道,但它带来了一些变化,我感到非常荣幸。

我不懂设计,只能加个定义,所以是一个投资人眼中的设计。做投资很多年,我发现同样一个行业可以通过不同的维度去看,这也和我们认知的过程是一样的,同样的事情你可以通过不同的维度去了解。

其实设计这个事,说广很广,比如人类是上帝的设计,比如你们玩的手机以及手机里的App,当然很多有名的App都是ARK设计的,这些都关乎设计。世界上有这样一帮人,比如以ARK的设计师为代表,他们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不是科学家、也不是商人,但他们考虑的事情却相当复杂,要考虑一个东西的实用性、考虑美观性、还要考虑市场。

设计是非常有价值的,但是现在没有被完全体现出来。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Apple现在的市值是7000亿美金,而同样做手机硬件的三星大约3000多亿美金。三星的出货量其实比Apple更高,为什么Apple会比它多出4000亿?很多时候就在于设计,在于情感的销售。

苹果公司只有3个CXO:CEO、CFO和Chief Design Officer(CDO),可见对于苹果这样一家当今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而言,设计是多么重要。我想说的是,苹果的伟大不仅是因为它是市值最高的公司,更在于它证明了设计也可以是一个商业模式,通过情感的售卖也可以使你成为亿万富翁。

设计这个行业是一个乙方的行业,无论设计师再有天赋、再有才华,如果你的设计最后不能跃然纸上成为产品,不能得到甲方的认可,这个东西可能永远没有办法实现,而99%的甲方可能真的不懂设计。这就是我们希望打破的一点。

我们投资ARK Group,就是希望通过资本的力量、通过让这些公司逐渐被大家认知,让设计价值逐渐得以体现,因为设计和设计师应该得到他们应得的尊重。

一个公司最后能挣多少钱,在于你为社会能够创造多少价值。短期不一定,因为资本市场会有泡沫,但是长期来看,这个公司的价值和你创造的价值一定是匹配的。

最后,我想用风靡世界的TED演讲作为结束,这三个字母分别代表的含义:T——Technology,E——Entertainment,D——Design。致敬ARK,致敬设计。

分享到:

更多文章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