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到您正在使用过时的浏览器,请及时升级获得更好浏览体验。 浏览器升级

王自如:世界上没有什么厉害的年轻人,只有年轻人

在互联网浮躁的时候,在创业大潮席卷每个人的时候,所有的人想到的更多的是崛起的故事,但其实每一个大浪崛起的背后,还是沉淀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小浪花还有一些值得我们值得反思的事情。

ZEALER和ARK创业差不多都是5年的时间,5年其实在中国创业公司、哪怕在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milestone、一个tipping point,因为所有的创业公司5年的存活率不超过10%,如果你能活过5年并且活得还不错,说明至少你没有犯大错,或者至少你自我纠正的能力是比别人更强的。

在创业以来经历了很多次很多次的蜕变,经历了很多次的反思和思考,其实如果从下往上看,我觉得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成长,也是一个公司的成长。

第一个阶段,你发现你做的所有事是为自己服务的,为了满足自己的理想,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那种目标感;紧接着,当你发现满足自己不再是唯一驱动力时,为了服务用户才是最重要的,这在你的行为、你的产品、在产品运营的方方面面都会得到体现;再往上你会发现,服务用户也不够了,这个时候,你才能够想到一个更高级层级的,就是如何让这个行业进步。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作为一个好的创业项目,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也是我反复强调的:一定要从心出发。

为什么要从心出发?你会发现,如果你掌握方法论、掌握套路,可以从0做到60分,但是想要打动用户、打动行业,成为一家真正有品牌延续性、有灵魂、有文化内核的公司,必须要从心出发。

既然要从心出发,一定会经历一个成长的过程。在我创业前两三年的时候,专业上极其的自我,但是在心灵上,我们要对粉丝进行多种多样的按摩。

讲个小故事。我说话的语速很快,长时间来已经形成了我的语言风格。我们以前的视频是没有字幕的,很多人就说太快了,没有字幕很不方便。但是,我们依然是非常自我坚定。

直到我发现了一条微博私信说:「自如,你好。我是一个美国留学生,我男朋友特别喜欢你的视频。但他是个聋哑人,只能看到。所以,每次我在看你视频的时候,就是用手语告诉他你究竟讲了什么,如果你们有一天能把视频加上字幕,或者能有更好的方式让他欣赏到你们的视频,能让他在第一时间看到,这是他人生最大的幸福。」

看到这条私信后,我的触动非常大。就像《蝙蝠侠》里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触动大的地方在于,当你掌握话语权,当你掌握传播力的时候,你可能会对自己的责任和能力缺乏敬畏之心,你不知道你的每句话飘到哪个角落对别人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我们团队当时只有4、5个人,那一年业绩非常好,但是,增加一个独立的人手去做字幕,无论是成本还是工作模式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当时没有软件,也没有在线同步的东西,所以字幕都是手动匹配的,每一条片子大概30分钟,为了加字幕,我们的上线时间必须要延迟24小时以上。面对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坚持做了。

所以,当我们把这件事情跟很多粉丝在线上线下做分享的时候,我们发现大家对于品牌的忠诚度,文化内核逐渐形成了,这才能帮助你把公司做成一个真正有精气神、有粉丝粘度以及有用户忠诚度的品牌。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天戴尔做了台手机,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呢?但是,如果苹果既做电脑又做手机,你不会觉得非常奇怪。这是因为苹果的内核就是要做一个世界上最牛逼的产品。

我的团队在10个人时,有一天我按了电梯回过头,忽然发现有一群人围着我,那个画面对我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因为你突然之间感觉,自己不再是为自己做事情了,你会有一种成就感。

到了第三年的时候,当我看到170人的合影时,我心中的自豪感已经逐渐变成了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感和一种隐忧。隐忧就是,今天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这170个人背后的家庭。这是我在两三年之后的一个重大觉醒。

这个时候,光为自己做事已经不够好了,因为责任感,因为用户的驱使,你必须要从更大的层面上去思考你所做的这件事情。我们开始去思考究竟该为用户做些什么,究竟用户在哪些层面上还需要去满足。

当时,我们把所有测试的方法论和专利转化为一款互联网产品,把它做成了完全数据化的体系,这套体系对行业的影响到今天还是非常深刻的。几乎所有的手机厂家或者所有的消费电子公司,都在拿这套体系基础来做内测和检测。

当播放量达到每年达到几个亿的时候,我们的语言和我们的测试体系已经成为消费者认知一款产品的沟通语言,所以,它从侧面推动了这个行业的透明化,侧面推动了这个行业上游和消费者的沟通模式。这是我们引以为豪的一件事,但是It’s not good enough.

紧接着,我们在想,如果为消费着解决了决策问题,那我们在行业角度能思考什么呢?我们从零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需要3年的时间,但是我们能不能把它赋予给别人之后,让大家大大缩短这个进程。

如果跳到一个更大的格局上,从产业的角度去俯视这个行业,把天花板做高做大,就应该联合更多的玩家。所以我们希望做打造更多视频的MCN,把资源整合起来。目标很简单,希望在这两年之内,能让大家想到,当我希望通过视频、通过原创的内容去了解科技生活方式的时候,ZEALER就是我们NO.1的选择。

通过ZEALER这个平台,用户不仅可以看到中国最原创最顶尖的的科技视频,还可以通过ZEALER看到全世界。这点是我认为为用户创造服务的一个很重要的价值,而且加上对中国cp的扶持能更好的给这个行业带来效应。

第二点,我们通过投资和资源注入的方式,做更多的跨行业的整合。因为我们起家的业务其实是消费电子,还有很多非常新的行业,我们一定要通过合作,通过投资整合,形成一个多军种的配合,才能让用户享受到更优质的内容。

今年,在MCN模式下,我们所有的营业指标,包括业务数据至少翻了三倍以上,这样的价值不光是为ZEALER赋能,让ZEALER成为一个更大的平台和公司,更重要的是能让这个行业所有的参与者,无论是广告主、用户、还是CP都会有更好的成长空间。

作为一个很难用语言去说服别人的人,一定要先做再说。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年轻人,只有年轻人。因为一个年轻人可以成长,可以凭着你年轻,凭着有冲劲,凭着自己体力无限,在短期内达到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但这只是个体的成功。

如果你以一个个体成功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人的话,我和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非常成功的个体,因为我们一定可以衣食无忧,一定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一定可以活得很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但问题是,个体的成功难道就是我们追求的一切吗?我相信今天分享的嘉宾和我们在座的这些创业者或者是想创业的人来说,你追求的是一个组织的成功,而在一个组织的成功面前,个体会显得微不足道。

2009年,我曾经和职场路上引路的一个老师——一位IBM的高管,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我问他「你在IBM干了30年,见了那么多年轻人,有没有让你感觉印象非常深刻的?」他思考了大概半分钟说「没有,年轻人永远都是年轻人。」

我预想的回答应该是,优秀的年轻人应该具备1、2、3……然后我可以把自己朝着这个模板去打造、去学习。紧接着,他告诉我,「因为所有的年轻人可能在一两个方面比别人优秀,也许是天赋、也许他比别人努力,但是他一定会犯所有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

所以对于一个和ARK一样创业五年、并且经过低谷、走过很多挫折的公司来说的话,我觉得创业,尤其是在今天的这样一个社会的环境当中,做比说重要得多。

分享到:

更多文章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