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到您正在使用过时的浏览器,请及时升级获得更好浏览体验。 浏览器升级

Token:我没有被定义应该做什么,所以先做再说

能有机会站在ARK的舞台上分享,我在很多年前曾经想过,但是没想到今天实现了。我要分享的是在过去的职业生涯中,三次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先做再说」的瞬间。

我出生于1984年,现在是个中年人吧。从小跟爸爸随军,曾经一个学期换了3个城市,就是这个时期,我达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巅峰——考试考了98分,98分是我的八门课总分……

初中毕业时,我爸给我规划的是去一个叫行政学院的地方,学习行政管理,出来后能去派出所当个联防队员。突然有一天,在上海上大学的表哥跟我说:「你要不要来上海看看?」到了上海,我突然发现,在我老家,30台机器就是个大网吧,我竟然在上海大学的门口看到一家网吧有200台机器,这就是我的终极梦想啊!

2002年到上海的时候,我特别迷茫,趁着去网吧上网的机会跟老板begging,能不能来做网管。我在那里管理着200台电脑,我觉得那个时候的我是最幸福的。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东方网点的总公司招设计师。因为我在网吧做网管的时候自学了网页设计,就被招进去做整个集团下面6000台机器的开屏导航网页。

这时我发现我找到了一件被认可的事情,因为在我17岁之前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被否定的,终于有一家公司愿意出钱让我去做设计。我走上设计这条路的原因很简单,简单到我说给别人听都很多人不信,就是因为它赚的钱比当网管多。

相信80后对当年比较火的《大话三国》、《大闹西游》这些Flash动画有比较深的印象。我的第一次创业是在2003年,从上海去广州做了一家这样的公司。我们的成绩是什么?我们拥有着当时在中国最大的Flash动画工作室,整整30个人;我们出产的动画剧集一个月的page view能达到8000万至1亿。

这是成功吗?不是。因为没有商业模式,你的产品做得再好,再多人喜欢,没有好的盈收,没有办法让自己活下去,这不是真正的商业。

2005年,我回到上海,有幸加入了一家叫「九城」的公司,认识了滕磊和Alien。我在九城做的是当年最爱的一款游戏——《魔兽世界》。一整年的时间,每天18个小时,上班打游戏、下班打游戏,我觉得在游戏行业的那一年,已经把我这辈子可以分配给游戏的时间全部用光了。

2006年,从九城出来开了一家很小的外包设计公司。同期,我还开过手机店、卖水货手机、开过传奇私服。因为我已经找不到我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已经不清楚我为什么做设计了。那时,我完全不了解什么是设计的方法论,设计怎样是好的、怎样是坏的。

在这一年多的迷茫期里,Alien帮我争取到一次去微软面试的机会。那时,我没有任何的英语阅读和听说能力,可能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选择放弃,连面试都过不了,为什么要去丢这个人?

我花了大概一周的时间重新整理了从入行以来所有的作品,整理了一份30页的PPT,把所有要说的东西写下来,然后让朋友帮我翻译成英文,整整3张A3大的纸,花了3天时间背下来,然后,就跑去微软面试了。

第一轮群面,整个team听我完成了一个特别好的presentation,然后进入了Q&A环节。老板问我:「Which project is your most proud of in your design history ?」「我不会……你说啥?」听不懂,也说不出来。

后来,两位同事花了一整天时间,大概7轮面试帮我做了翻译,我拿到了这个工作。当我接到「Congratulations!We will give you this offer.」的电话时,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半年之后,我问当时的面试官为什么是我?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一句英语都不会就敢来面试。」我觉得,勇气可能是其中一个部分,更重要的是在我的过去那么多年的设计里面我涉猎了很多领域,我学到了很多我没有办法说出来的东西。

在我去思考可不可能失败之前,我先把它做了,很幸运,我有了一些成绩。无所畏惧是我当时的一种状态。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不怕失去。当我觉得我应该去做的时候,不用想太多,去做就好。

去Frog面试时,我又准备了一个30多页的portfolio,但这一次不是靠背的,靠的是在微软那段时间不停跟各种同事用英语搭讪。在Frog待了3年多时间,我学到了如何用方法论去推导一些东西,如何通过一个很小的突破点去做产品,这个是不经过实际项目的系统培训永远学不到的。

2010年,我设计了一双鞋,这双鞋看起来很普通,它其实是用一种叫杜邦tyvek的超细纤维材料做的,我终于创造了一个产品。在我为各种高大上的用户做了这么多年服务之后,我觉得我重新定义了什么。于是,就开始了职业鞋匠之旅。

我很幸运,幸运在于那是一个当你有创意、有好产品,大家都会去关注你、都愿意帮你去宣传的时代。时间过得特别快,这双鞋推出之后,我经历了从一个在乙方做了很多年没什么名气的小设计师,到短短一年被各种媒体报道的过程,我的人生巅峰就是被《纽约时报》做了专访!

在这个人生巅峰的时期,大半年时间我没有管过产品,一个月去4-5次分享会,讲述我是如何成功的。背后隐藏的问题在于,我忘记了我是一个做设计的人,忘记了我是一个做产品的人。当一个人忽视了个人核心竞争力的时候,是注定会失败的。

有些时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和历史阶段,你能够得到一些超出你能力的事情,超出你能力的资源,但是千万不要忘了,哪些是你可以做好的,哪些是你做不好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把一件事情做得完美。

很多人知道我是一个很喜欢摩托车的人,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一直没有停过骑车。当年做「小牛」的时候,没什么高大上的故事,就是因为我是做设计的,市面上所有的车我都不愿意买。

最开始的想法是要做一台好看的电动车,自然会有人买的嘛。但是经过之前学习的这些设计方法,我希望给自己一个正确的开始。在做完调研之后,我发现大家真正关心的事情并不是这台车好不好看。

我发现有两个问题:第一,电池都不能拿回去充电,这不是设计所能解决的,这是技术才能解决的;第二,大家都怕车丢。我既然已经知道了问题,如果现在不开始着手去做,没人能给我一个答案。

以前我是个调研无用论者,但经历过失败之后,我知道调研最大的魅力和用处在于,它能prove你的观点,去验证你的观点是对还是错。

当我想要真正启动去做prototype 的时候,我发现一台车从设计稿到prototype要花一千万。我不是一个商业奇才,我可能可以把这个产品做好,但是我欠缺的东西太多了。一个人在知道自己有什么不足,自知之明的时候,应该做的不是去把它补全,不是去把不会的东西学成,而是去找到那个更适合在这个位置去做这个事情的人。

然后我见了无数的投资人,他们看完BP之后,有两种反应:

第一种,「市面上所有都是2500块,你要成功只有一条路,就是做一台1500块的电动车」;另外一种,就是看完之后想把笔记本摔我脸上。因为我告诉他,第一我没有CEO,第二我没有Marketing,第三没有Sales,第四没有Manufacturing。你有什么?我有整套调研,我有产品的规划、设计。

其实蛮幸运的,组建整个合伙人团队只花了一个月。当时,对我最大的要求就是离开上海,我在上海呆了13年,所有的朋友和资源,everything’s here,它的costs很高。但当你静下心来去想,对于你现在的状态来说,抓住其中一样你觉得是最重要的事之外,其他所有的一切其实是可以放弃的。

人生没有完美的计划,也没有完美的商业计划书。所有看似完美的商业逻辑,所有完全挑不出刺的,最后全部会失败,因为你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

2014年是8月28号。我拉了一个哥们,骑着摩托车从上海选择了一条最远的路骑车去北京。我为什么这样做?不是因为觉得好玩,我希望这样一件疯狂的事情能让我跟过去告别,也算是我去北京开始一段新历程的仪式。

仪式感重要吗?不重要。但是,仪式感对于每一个人心目中的每一个人生的milestone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需要这样一件事情去铭记,去永远记住你为什么开始去做这件事。

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in the world. All in or nothing.」上半句说的是成为这个世界上你想要成为的人,因为如果你不去做,没有人代替你去做。后半句说的是,如果你要去做一件事,要么全力以赴,要么就干脆别做。

对于我来说,我是一个没有被定义过我应该做什么的人。可能我是幸运的,每一次我做出「先做再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结果都是好的。为什么?因为当我决定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会全力以赴。

分享到:

更多文章

Thanks